首页历史抗日战争> 正文

解密抵抗是如何产生的:从打伪军和“抗旨”开始解密抵抗是如何产

2015-05-16 03:10 来源:督师历史网 责任编辑:admin
字号:T|T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不抵抗”的军令让大片国土在短期内迅速沦陷,但让骄狂的日军意外的是,中国军队并没有完全放弃抵抗。有组织的抵抗在江桥、天津、淞沪展开,给日本侵略军以迎头痛击。本文通过叙述江桥抗战、天津事变、“一二八”抗战的展开,展示当年的抵抗 与抵之痛抗之难。

  义勇军江桥首挫伪军

  江桥抗战是由多次战斗组成的战役,首战之中的首战,发生在1931年10月16日,据”九一八“事变不足一个月。这个义勇军大规模抗日斗争的揭幕之战,击败了为日军充当先锋的伪军张海鹏部。

  “九一八”事变后,在日军的拉拢下,洮南镇守使张海鹏于1931年10月初宣布”独立自治“,自封”边境保安司令“。日本人在沈阳所办《盛京时报》10月4日的报道称,张海鹏”所部一个旅三个团,分配各地,担任四洮沿线之警备“。叛国投敌后的张海鹏部,旋即成为日军进攻黑龙江的前锋,沿洮昂铁路进击。洮昂铁路通过嫩江的铁路大桥,当时是一座木桥,被称为哈尔葛(或称哈拉尔葛,蒙古语译音,意为”黑色的崖)江桥。10月15日,张海鹏手下少将徐景隆率部到达江桥一带。

  关于当天的一些情况,东北军驻北平副司令行营情报处长沈能毅的电报称:“本日(15日)下午1时,有日军飞机一架由洮南出发,旋向泰来掷弹2枚,复到省城旋转数周而去。查日军掩蔽张海鹏叛军进取黑龙江省城,飞机越过中东路向泰来镇掷炸弹,其居心可见,上电足为铁证。”

  在日本飞机来助阵的次日(10月16日),张海鹏部先锋部队在徐景隆的率领下,沿着洮昂铁路进抵嫩江南岸。《盛京时报》报道此事的标题堪称”嚣张“——《张军振旅进逼,齐齐哈尔休矣》。报道里竟狂妄地宣称:”观其形势,张军于15日日中即可进占该城(指黑龙江省当时的省城齐齐哈尔)。“但这个报道是不完全的。所以其在当天印好的版面上,以紧急补印新闻的方式,发出了这样的消息:”(哈尔滨16日电)张海鹏军与黑龙江军在齐齐哈尔城外开始战斗,形式激烈,胜负未分。“当然,当读者看到报纸的时候,江桥抗战的第一仗胜负已经见了分晓,黑龙江省防军成功挫败了张海鹏部的进犯。


  要说明的是,打这一仗时,马占山尚未到齐齐哈尔,率部抗击伪军的,是时任“东北边防军驻江副司令官公署参谋长”的谢珂。谢珂回忆当时向张学良请示,得到回电大意是:“如张海鹏进军图黑,应予以讨伐。”他随后和军官们讨论的结果是“应遵照电令施行,最后决议准备随时迎击。”谢珂还回忆:“16日拂晓,张(部)前锋进抵江桥南端,我军开炮迎击。伪司令徐景隆误触我驻守江桥工兵埋在南岸的地雷身亡。我军当即开出阵地进行袭击,把张逆3个团一齐击溃,四散逃走。同时我军把江桥破坏三孔,阻止敌军再犯。”

  曾任洮辽镇守使署军法处上尉军法官的黄显升(瞧这名字起的,跟当时抗战的英雄辽宁警务处长黄显声将军音同字不同),当时在伪军中任职,他在回忆中详细叙述了击溃徐景隆部伪军的情形:16日拂晓,徐景隆旅长率3个骑兵团向江桥奔来,先头部队抵达嫩江桥南,见江桥北端有兵阻截,就开了火,黑龙江省抗日部队原以为开来的是日军,后来看清了原来是张海鹏的汉奸队伍,向徐宝珍团长报告之后,徐团长立刻下令:“打!”士兵们立刻还击,桥上双方枪弹互射,北岸的大炮这时也响起来了,打的张伪军后续部队不敢前进。徐景隆几次下令要不惜伤亡冲过江桥,可江桥北岸猛烈的炮火,使张伪军不能近桥上一步······徐景隆得知先头部队已伤亡很大,为了扭转战局,他想到前沿看个究竟。就在他观察前沿形势,寻找突破环节的时候,在走动中,踩到了黑省工兵埋在南岸的一颗地雷,炸掉了一条腿,当即毙命。徐景隆一死,张伪军一时乱了起来。黑省抗日军队趁乱冲出阵地,齐向南袭击······在黑省军队打击下,(伪军)前头一乱,后续部队立时溃散,四处逃亡,各奔他乡。

  要说明的是,此战发生时,伪满洲国还没有成立,虽然徐景隆的“少将”军衔是张海鹏封给他的,日后的伪满洲国政府却也承认了此军衔,且将其作为“战死第一人”。于是,徐景隆就成了伪满洲国的第一个“少将”,也成为14年抗战里中国军队击毙的第一个伪军将领。

  天津再败汉奸武装 日本侵略军通过“九一八”事变占领沈阳后,又将视线投向了华北的天津。这一次,他们用的是“以华制华”的阴谋。1931年10月间,日军从冀鲁豫地区招募了汉奸武装2000余人,在天津日租界秘密训练,然后依托这批汉奸组成“便衣队”武装,发放统一的蓝色服装,并佩戴黄色袖章为标记。

  1931年11月8日晚10时许,日军在日租界向汉奸武装发出进攻令,自称是“自治救国军”的“便衣队”分成多路冲出日租界,进攻天津市区的中国保安队和警察的阵地。日军则在日租界内开枪助威。这是继“九一八”事变后,日军第二次在大城市市区制造的事变,史称“天津事变”。因为有日军的督阵和撑腰,汉奸武装公然在占领的建筑物上悬挂日本国旗。

  早在事变之前,中国军警就已接到日租界递出的“便衣队”要暴动的情报,河北省主席王树常开会宣布:“我绝不做臧式毅(’九一八’事变时执行’不抵抗’命令的辽宁省主席,后投敌),当民族罪人,让天津父老兄弟骂我无能。”所以当汉奸武装的行动开始时,中国保安队和一线警察收到的命令是坚决抵抗,他们用迅速果断的还击,宣告天津不是沈阳。驻防天津的东北军独立第15旅也派出一个连(换保安队的制服)上阵杀敌。中国军警齐心协力,连续挫败了汉奸武装的攻势。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军警还勇敢朝日租界内还击。

  午夜12时,张学良打电话给第15旅旅长姚东藩:“如果日军发动战争,你在大沽与天津两处,要不顾一切牺牲,支持7天,以待全军集结。”这一军令表现出张学良在“九一八”事变过去近两个月之后,已看清“不抵抗”的恶果,有了抗击侵略的思想。

  战至11月9日凌晨0时30分,日军第7联队第10中队的士兵泽田政治被击毙,这是14年抗战里在华北地区击毙的首名日军士兵。日本1932年3月出版的《抗日运动与天津事变》一书里记载:“在旭街(今天津和平街)北端警备中的一等兵(死后升为上等兵)遭到保安队的狙击,,前额被子弹打穿,成为皇军最初的牺牲者,光荣战死。”战斗中,中国的水上警察还从水面与日军展开对射。前述《抗日运动与天津事变》里记载:“5点左右,在山日街(今天津张自忠路)北端警备中的宫本武明曹长(死后升为特务曹长),遭到了暗藏在白河民船中的保安队的狙击,也光荣牺牲。事态急转直下。”所谓“事态急转直下”,就是汉奸武装虽是“一时占据了城内各机关”,但“不久其阵地就被保安队夺回”。

  “抗旨”打响“一二八”

       1932年1月中旬开始,上海的局势日趋紧张,日本为了获得侵略借口,连续在上海制造事端。南京国民政府继续“不抵抗”政策,要求驻守上海的第19路军撤退,并派出何应钦劝说第19路军军长蔡廷锴,称:“现在国力未充,百般均无准备,日敌虽有压迫,政府均拟以外交途径解决。上海敌方无理要求,要十九路军(第19路军)撤退30公里,政府本应拒绝,但为保存国力起见,不得已忍辱负重,拟令本军于最短期间撤防南翔以西地区,重新布防。望兄遵照中央意旨。”

  据蔡廷锴记叙,1月26日撤退令就已经下达到一线:“政府的撤兵命令已到了,即转令第78师区师长(区寿年)准于本月27日撤退完毕,但宪兵为到接防以前,须留小部队仍在原阵地警戒。命令转下后,相信上海局势会由此紧张而(变得)和缓了。国家屈辱如此,我为军人,殊觉无味。”如果按照这一局势的发展,第19路军本该在1月28日左右将阵地交出,然而就在1月28日夜9时,蔡廷锴突然听说虹口“敌方已吹号集合”。派人侦察,知属实之后,蔡廷锴打电话给在一线的第78师第156旅第6团团长张君嵩。张团长汇报后说:“现在虹口等处商民惊恐异常,宪兵尚未接防。据报敌寇今晚向我防区进攻,请示如何处置。”蔡廷锴立即指示:“倘宪兵未接防,仍须固守原来防线,如日寇无故向我挑衅,我军为自卫计,应迎头痛击。”但张君嵩的上级、第78师师长区寿年在战后说得一段话,也许更接近开战的真实背景:“······是张君嵩不肯交防打起来的,也是我区某不愿做亡国奴打起来的。如果当时照军政部和参谋本部电令行事,还有什么淞沪抗战呢?”


  这一违反南京“不抵抗”命令的及时指示,让因为宪兵接防迟缓而留在阵地上的部队,在当夜组织起来,英勇还击了进犯的日军,拉开了“一二八”抗战的帷幕。日军在上海虹口一带率先发起进攻的“上海(海军)陆战队”第1大队第2中队,在虬江路一带的淞沪铁路附近,遇到了第19路军的坚决抗击。该中队的海军三等兵曹宫越光义被击毙在虬江路上,这是“一二八”抗战之中击毙的第一名日军士兵,也正是从这个成绩开始,中国军队在以后的一个多月里持续重创日军。

相关阅读推荐:

秦朝赵高简介 赵高是如何死的

老照片中的日本妓院:日本妓女如何招待嫖客

一只喝醉的猪是如何上天的:苏联曾把猪送上

志愿军撤离朝鲜的震憾场面 志愿军如何撤离

西安事变

历史热图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热门推荐

  • 风云人物
  • 历史解密
  • 战史风云
  • 野史秘闻
  • 文史百科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首字母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朝代、地区索引: 上古 夏朝 商朝 周朝 春秋战国 秦朝 汉朝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十国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民国 世界 近代 现代 影视小说 美国 日本 五胡十六国 巴尔干 南美洲 北欧三国 俄国 英国 法国 德国 意大利 西班牙 奥匈帝国 土耳其 非洲 朝鲜